台北地藏淨宗學會『孝廉講堂』念佛;弟子規;黃柏霖;地藏,占察懺;2016萬人念佛
 
 
::::::講堂新聞/公告:
分享到MURMUR分享到FB分享到噗浪分享到twitterDel.icio.us  
     
  2011.08.28-08弟子規成人班

孝廉講堂弟子規成人班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  • 地點:孝廉講堂
  • 課程:《幸福人生講座 細講弟子規》

主講:蔡禮旭  老師

      第八集  (中)

  • 編輯:孝廉講堂文案編輯組
  • 時間:100年08月28日

      上午9:00-12:00

 

【一輩子的愛護】

父母對於子女的關懷、辛勞,是一輩子的愛護,所謂「母活一百歲,常憂八十兒」。母親縱使活了一百歲,八十歲的兒女在她眼裡還是她的小孩,這一路來的照顧,不知道要操多少心,不知道要罣礙多少事,心中只念念都希望孩子長得好,活得快樂。 

當我們感受到父母的辛勞、辛苦,就要告訴自己,這輩子父母的恩德報都報不完,絕對不能再對父母講一句不恭敬的話,講一句忤逆的話。 

有了這一分體會,看到自己的父母就會滿懷感恩,心生歡喜。所以,念念要把父母的恩德放在心上,自然而然「誠於中,形於外」,我們恭敬的言語行為就會表現出來。

 

【責任的承擔是成長的開始】

然而現在的父母呼喚孩子,孩子會回應,但很難做到用恭敬心完成父母交代的事。例如:當孩子看電視正起勁,或沉浸在電腦遊戲中,你請幫忙洗個碗,他回應你,表面上是做到「父母呼,應勿緩」,但他並沒有時刻念著父母想著父母的需要,他的心還掛在電視、電腦上。結果會是怎麼樣?會心不甘、情不願的去洗碗,然後草草了事、應付敷衍,你事後難免又數落他一頓。 

反過來,當孩子把父母的話、交代的事,放在心裡,他做出來的動作,就很「優美」了。

因為孩子明白,媽媽請他幫忙洗碗,是一時忙不過來,需要他來分擔,讓他有使命必達的責任感。一旦他把媽媽的話放在心上,他就會很認真很謹慎,把碗洗乾淨,還連帶地把流理台清得一乾二淨,讓人看得非常的賞心悅目! 

這時候,媽媽也要趕緊抓住教育的機會點,先鼓勵肯定他:「兒子,做得不錯。有你真好!」

「下次媽媽交代你做事,做完後,一定要先來告知媽媽確定一下,才可以再去做你的事。」讓孩子對一切人、一切事、一切物懂得恭敬謹慎,這也是一個負責任的態度。 

當孩子養成這種習慣,上了學,老師交代的事,他盡心盡力完成後會主動告知;出社會工作,會盡責完成上級交代的工作,自然會主動回報進度給上司。以後老闆若要提拔人才時,一定是提攜這種負責任,做事恭敬謹慎的孩子。

 

【身教大於言教】

也有很多的媽媽常說:「哎呀!我那個孩子真是很頭痛,我都不知跟他『講』過多少次?還是講不聽。」您講過很多次,可是有沒有做一次給孩子看?如果沒有,光是用講的,不但不會產生力量,可能還會有反作用力。為什麼?因為老祖先告訴我們:「言教者訟,身教則從。」

訟就是有紛爭無法排解,就打起了官司。

有一個新名詞說現在的孩子「一言九頂」,就是你說他一句,他頂你九句。為什麼他一言九頂?因為我們都依賴語言來教他,而不是身教。

當為人父母說一套做一套時,譬如我們在客廳看電視,然後跟孩子說,你給我去看書,我數到三。孩子依依不捨,慢慢離開電視螢幕,還抱在牆壁那裡,久久不忍離去,因為他心裡焦急,接下來那一幕到底會發生什麼事?「最後警告,不然我的棍子就拿出來囉!」孩子才心不甘情不願上樓。當他坐在書桌前,他的心在哪?他在想:「我父母怎麼這麼討厭,怎麼在劇情最精彩的時候把我趕走?」

他的內心服不服氣?當這些不服氣慢慢積累,突然到他的身高跟你一樣高,拳頭跟你一樣大,再加上外面大環境的污染,同儕之間的鼓動,到最後叛逆的現象就愈來愈多。

所以父母想把孩子塑造成什麼樣子,首先要從自己開始改變,而且要從自己內心的真誠做起,因為教育就是模仿,教育就是「上所施,下所效」!

人生的境界都是從我們的心態、想法、做法經營出來的,我們所遇到的任何事情沒有偶然,而且沒有僥倖的。

 

【父母命,行勿懶】

答應幫父母的事情,一定要守信不可以懶惰,答應了要趕快去做,我們長這麼大了,要反思,父母命令交代的事,有沒有行勿懶?

有些人對於朋友交代的事,都不會忘記,而家人交代的卻常常一拖再拖。最容易跳票的是跟我們的父母、先生、太太,都是跟我們最親的人,對我們人生最重要,最有恩德,結果我們很容易對他不守信,為什麼?因為對客戶不守信,生意做不成,關係會搞壞,就沒錢賺,他們的話不敢怠慢。而對父母不守信,還可以找藉口,父母不會跟我們計較,也沒有利害關係,所以心就不恭敬了。

人要常常省思,我不管對父母,對任何人都要守信用。今天上完課,大家要想想,有沒有曾經答應父母麼事還欠著?要趕快去做。我們對父母交代的事不可失信,相同的,答應妻子、兒女的事也要言而有信。當我們言而有信,所說的和所做的言行一致,就能贏得孩子對我們的尊重和尊敬。

 

【精誠所至--孟宗哭竹】

古代很多孝子,念念想到父母,處處感受父母的需要,不必等到父母命令,自己就主動去做。三國時代的孟宗,因為母親生病,想吃竹筍湯,那時是冬天,不長竹筍,他就到竹園裡哭泣,不知怎麼辦,這份真誠心,感動上天,感動竹子,終於長出竹筍,最後孟宗的母親吃了竹筍湯之後,病就好了。

日本的江本博士已經研究出來,人的意念不但可以影響植物,可以影響礦物,也可以影響水。當人有善念,水就會結晶很漂亮,骯髒的湖水也會變清淨。所以人心跟大自然事呈現一個互動。古代的孝子,為什麼能感動竹子,感動最凶猛的老虎?憑著是他的孝心。

我們的老祖宗上演了幾千年這樣的好戲,我們應不應該繼續演下去?只要學到孝子的這一片孝心,一定可以在我們人生上演一齣一齣感人熱淚的好戲!

 

【父母教,須敬聽】

父母教訓我的時候,我們要恭敬的領受,絕對不能一言九「頂」。父母教導我們的時候,應該虛心接受,好好檢討,反省改過。父母是用一分愛護我們的心,希望我們能夠增長德行,才來教育我們,責罰我們。

有人說:「父親訓斥我們,講了十件事只有兩件事是真的,八件事誤會我們,也不能解釋嗎?」父親訓斥我們的時候,他的情緒比較高亢,萬一你再回嘴辯駁,只會讓情況愈糟,可能父子之間就吵起來,所以,此時應該靜靜聆聽。

因此,即使父母確實錯怪你了,還是要忍下來,等他情緒穩定平和了,他會覺得好像罵過頭了,可能就會主動削點水果邀你一起吃,打打圓場。這時,你要若無其事地走過來吃,千萬別說:「老爸,怎樣?你要跟我和解嗎?」不要這麼死腦筋,要順勢而為。

當父母責備你,你都沒有回嘴辯駁,對你誤會,你都能平心靜氣接受,處處都能忍,父母會對你又佩服又稱讚。往後你跟父母講話,就很好溝通,他們也容易聽得進去,慢慢會覺得最值得信任就是我的兒子,就是我的女兒。所以「父母教,須敬聽」,要沉得住氣。

 

【父母責,須順承】

「責」是指責備,也包括父母對子女的期望和鼓勵。當我們犯錯了,父母責備我們,應當順從,並且承認過失,不可忤逆他們,讓他們傷心難過。

我們講孝順父母,「孝」是要養父母的身、心、志、慧。平常要做到滿足父母的生活需求,噓寒問暖,更重要的是對父母要有恭敬心。孔子的學生子游,問老師如何行孝?子曰:「今之孝者,是謂能養;至於犬馬,皆能有養,不敬,何以別乎?」就是這個道理。

至於「順」,是要對父母做到「順承親意,順承親心」,所以是不是父母所有的責罰和要求,統統要順著做?在這幾十年中,很多人對中國文化產生了誤解,他們覺得儒家所說的孝順,就是什麼都要順,那是愚孝。其實,講這句話的人,他可能連一本經典都沒有從頭到尾看一遍,聖賢絕不是這樣教的。

「順」有兩種情況,當父母指責我們是對的,我們要趕快改正落實,這時要順;當父母的要求責罰是不對的,這時不要當面頂撞以免衝突擴大,先退一步等好時機再跟父母溝通。

所以弟子規講:「親有過,諫使更,怡吾色,柔吾聲。」

中國人講的孝順,絕對不是父母所有的要求都照做,首先我們要分辨對錯,再用理智去孝順。當父母有過失,我們沒有去勸,那是陷父母於不義,不是為人子女應有的態度。

 

【孝順要靈活應用】

當父母責罰的時候,父母又有心臟病,他罵你罵得很兇,已經心臟病快發作了,你還要站在那裡「父母責,須順承」嗎?你當下要知道如何進退,要視情況趕快離開現場,可能他看不到你,氣就消得比較快,所以,不能學呆,更要靈活運用。

孔子的學生曾子,非常孝順。有一次他被父親打昏了。後來曾子去見孔子,老師罵他不孝。曾子一聽,嚇了一跳,我連跑都沒跑,怎說我不孝?孔子說:「假如你的父親失手把你打死,你就是陷父親於不義。」「如果把你打死了,誰最痛苦?父母親最痛苦,爾後,他如何承受痛苦的煎熬?」

所以,孔子告訴曾子:「小杖則受」,父母用小棍子打你,你就乖乖接受懲罰;「大杖則走」,拿出大棍子時。要趕快離開,不能陷父母於不義。處處替父母著想,就是學活了!

 

【德育故事─滂母無憾(范滂別母)】

范滂,字孟博,汝南征羌人,為人敦厚、謙讓,是東漢時代愛國愛民的節氣之士。自幼受母親教導深明大義,少年時懷有澄清天下之志。後被舉孝廉入朝為官。母親勉勵他為官要清廉、正直、忠心。

有一年,冀州大飢荒,盜賊四起,當地官吏巧取豪奪,置百姓生死不顧,朝廷派范滂去查處貪官,當地官吏自知罪責難逃,紛紛解官印而去。范滂因政績卓著,二年後,被任命光祿勳主事。

范滂為官清廉,嫉惡如仇,但官職始終不大,他擔任汝南郡功曹時,抑制豪強,制裁不軌,結交士人,反對宦官。後來,范滂成為太尉黃瓊的屬下,專門監督官吏的行為。范滂不計個人得失,一連彈劾刺史以及豪權高官二十餘人。有位尚書責備范滂,懷疑他有私怨。范滂說,我之所以會這麼做,絕不是為了私怨,是情況很嚴重。所以先舉所急,我聽說農夫除雜草,嘉谷必茂,忠臣除奸佞,王道可清。如果發現查核的事實有出入,甘願受罰,尚書無言以對。

東漢桓帝時,第一次「黨錮之褐」起,宦官專權,朝廷清流之士如李膺、杜密多人被捕入獄,范滂聞訊,主動投案,因為他深信唯有他入獄才能停止這場禍端。他入獄後,朝廷官吏聯手上諫,終於讓桓帝釋放了所有清流人士,范滂逃過了一劫。

漢靈帝時,宦官又專權,第二次「黨錮之褐」又起。在此之前,范滂其實早已罷官在家侍奉老母,但他仍被宦官列入逮捕名單中,當時督郵吳導奉命捉拿范滂,到了汝南,竟伏床大哭。范滂聞知,於是出面投案。汝南縣令,郭揖甚至將官印丟棄一旁,要求和范滂一起逃走。但范滂卻說:「我伏罪禍害即停止,何忍連累無辜,又令老母流連失所….」郭揖無奈,只好接來范母與范滂訣別。范母道:「你今從容就義,當與李膺、杜密同列忠義節烈之名,死亦無憾。美名和長壽,二者不可兼得時,只能捨命取義,大丈夫死於其所,重於泰山,你今為義而亡,我為你感到驕傲。」母親教誨完畢,范滂轉身對兒子說:「我要教你做惡,但是惡是不能做的;我要教你為善,但我生平沒有為惡,卻落到這般田地。」說著,身旁的人都哭成一團。最後,范滂跟著督郵一起赴京師,於三十三歲從容赴義。

范滂別母,給天下人留下千古絕唱,後人評論范滂母子「子伏其死,而母歡其義」,悲壯之舉,令人動容,足以為千古典範。

宋代蘇東坡,在十歲時,讀了「後漢書─范滂傳」後,問母程氏:「軾若為滂,母許之乎?」程氏答:「汝能為滂,吾顧不能為滂母耶?」後來蘇東坡以天下為己任,遇苦厄而不悔,則是深受范滂影響。

 

【黃老師總結】

范滂為官清廉,卻為宦官誣陷,從容赴義,真正做到「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」。一個人能把富貴生死置之度外,早已通達聖賢之列,千古典範、名留青史。

「范滂別母」這個故事有三點值得我們學習:學范滂志氣高、心念純、不怕死。 

人有志氣,品味就高,心念就單純清淨,心念靜,即達佛法中的無所求,當一個人無所求,就可滅貪嗔癡,貪嗔癡三毒使人智慧不開,一輩子忙、盲、茫,不知所為何來。

當人不怕死,他已經學會放下,了脫生死,生死不能羈絆他,就像范滂一樣,雖伏法而亡,但靈性不滅,昇華為聖賢,永為後人禮敬。

     
  返回目錄  
 
 
台北地藏淨宗學會『孝廉講堂』 服務信箱:taipeidz@amtbtw.org 講堂地址:新北市汐止區康寧街335及337號2樓
台北地藏淨宗學會『孝廉講堂』念佛;弟子規;黃柏霖;地藏,占察懺;2016萬人念佛
開放念佛時間:星期一至星期五09:00-13:30 09:00-10:30恭誦無量壽經 講堂電話:02-2695-3292 講堂傳真:02-2695-9218
孝廉講堂行事曆 台北地藏淨宗學會『孝廉講堂』 講堂位置